如何看待经济增速“破8”
企业文化
热点关注
人文阅读
员工风采
 
如何看待经济增速“破8”
www.syn.ac.cn    发布时间:2012-07-16 16:37    栏目类别:热点关注

核心阅读

目前的下滑一定程度上与调控相关,经济增长可以因为调控而下行,必然也能因为调控而上行。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依然充足,短期风险不会影响到长期增长的基本面。比如城市化,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刚过50%,按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城市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至少还可以持续20年。

经济处于探底回升的过程中
这里说的底,未必是某一个时点,而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记者:您在一季度时曾分析,今年经济增速应该在二季度“见底”,现在依然这么看吗?下行的态势是否就此止步?
潘建成:现在我依然坚持这一判断。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后经济出现迅速反转的情形不同,这里说的底,未必是某一个时点,而可能持续一段时间;探底回升也并非直下直上,而可能是在明确回升前有一段波动筑底的过程。这是因为当前经济运行的环境较金融危机冲击期间更为复杂,稳增长、控物价、调结构目标之间求得平衡的难度很大,各项政策的掣肘很多。好比病急时下猛药可以很快使病人脱离危险,缓解病情,但病根并未消除,甚至有可能使病情更加复杂。面对复杂病情,很难有一招制胜的灵丹妙药,病人在康复过程中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复是正常的。
这里说的反复是康复中的反复,也就是经济目前可能在底部波动,但大的趋势是向好的,是处于探底回升的过程中。最近发布的二季度企业景气调查和经济学家调查结果表明,企业家和经济学家也认同目前经济处于底部区域:二季度企业景气指数虽然仍在下滑,但只是从一季度的127.3下滑到126.9,幅度很小,而反映企业家对未来预期的预期景气指数则为129.4,比反映企业家对当前形势判断的即期企业景气指数高6.2点,体现了企业家谨慎乐观的预期;二季度经济学家对当前形势的满意程度有所降低,但反映其对未来经济预期的预期景气指数却从一季度的4.53大幅提升至5.95,表明经济学家对未来的乐观预期。

内外因素造成增速下滑
增速下滑一定程度上是经济转型需要付出的代价

记者:两会时,政府提出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是7.5%,但“破8”毕竟与这些年的快速增长形成了对比,而且GDP增幅已连续九个季度回落,这是为什么?
潘建成:政府提出7.5%的增长目标,既体现了政策制定者的预见性,更重要的是传递经济转型的信号,引导大家将努力目标从速度转移到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上来。
现在看来,不少人的心理准备依然不够。上半年数据公布后,当真的“破8”出现时,很多人对经济形势的担忧明显加重。那么,如何看待当前的增长速度呢?
我们先来看这一轮经济下滑的过程。您刚才提到经济连续九个季度下滑,简单看数据似乎如此,但事实上前面三个季度即2010年二至四季度的下滑严格地说不能当成经济收缩。因为经济增长率是相对数,2010年二至四季度经济增长高位回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09年二至四季度增长迅速加快,以致2010年增长基数急剧抬高造成的。真正意义上的下滑应该从2011年一季度开始,至今一年半时间。其原因一方面是外部因素,主要是欧债危机开始蔓延并对中国出口产生影响;另一方面是内部因素,主要是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向稳健、房地产调控力度明显加大,是主动调控的结果。
事实上,上述宏观调控确实与管理通胀预期、抑制房价过快上涨有关,同时也与加大节能减排力度、促进经济转型有关。从这个意义上说,因为调控造成经济增长的下滑,一定程度上是经济转型需要付出的代价。

对当前经济增速不必过度担心
应该更多关注就业、收入等提高人们福祉的目标

记者:的确,从国内外发展环境看,经济下行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很多人难免心中没底。
潘建成:对于经济形势,我认为关键看两个指标,一个是就业,一个是城乡居民的收入。从就业形势看,当前经济增长虽然持续下滑,但与金融危机冲击影响下社会就业压力陡增不同,目前就业形势基本平稳,二季度企业景气调查显示未来企业用工计划仍保持温和增长,这方面压力不大。从另一个角度看,近年来不少地区出现招工难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经济增长可能超出了潜在增长率,因此经济增长的适度回落是在向潜在增长率回归,可以有效缓解招工难现象。
从收入看,上半年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同比名义增长13.3%和16.1%, 虽然与去年相比增速有所放缓,但依然是近年来的较高增长,而且双双快于经济增长,这事实上是收入分配的一种优化。
从以上分析看,对当前经济增长的速度不值得过度担心,不过为了确保就业形势的持续平稳运行,城乡居民收入的持续较快增长,采取适当措施稳增长,至少不让经济再出现较大幅度滑落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谈到GDP增长,我所接触的学者专家似乎都与您一样,不对速度表示过多担心和关注,主要有哪些原因?大家的信心来自何方?
潘建成:部分原因我前面已有提及,其核心是经济增长应该是手段,不是目标。我们应该更多关注的是提高人们福祉的目标,包括收入、就业、社会保障、环境等等。
另一个不必担心的理由是,虽然目前经济处于下滑状态,但风险是可控的。首先,我们知道目前的下滑一定程度上与调控相关,经济增长可以因为调控而下行,必然也能因为调控而上行。其次,我们还应认识到,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依然充足,短期风险不会影响到长期增长的基本面。比如城市化,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刚过50%,按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城市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至少还可以持续20年;比如在中国巨大的地区经济差距及其背后的地理区位、资源环境、人口资源差异背后,产业梯度转移将持续产生巨大的资源配置效率和结构优化效应;比如随着社会保障的逐渐完善及城乡居民收入的提高,消费对增长的贡献必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比如改革开放30多年积累的教育、科技资源和成果,为未来创新推动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此外,进一步改革开放和政策调控的空间还很大,因此而释放的经济效率可以很高,比如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对消费的进一步推动;比如垄断行业改革对民营经济发展的进一步促进;比如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的逐步实施既增加需求,又提升整体经济的效率水平;比如通过加大对铁路、市政、能源、电信、卫生、教育等国民经济基础产业和民生工程领域的投资可以带动整体经济的回暖等等。

下半年经济见底回升的可能性很大
上半年财政、货币政策的微调,其效应将在三、四季度逐渐显现

记者:您认为下半年中国经济是否会见底回升?
潘建成:从外部看,目前主要还是欧债危机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中国产品出口增长仍有较大压力。从国内看,需求的减弱以及相对较高的生产成本,使企业的盈利能力明显削弱。企业盈利能力减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成本尤其是人工成本上升的同时,企业产品价格因为竞争更趋激烈而出现回落造成的。
不过,从多方面反馈的信息看,下半年经济见底回升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首先,从市场看,二季度工业景气调查结果显示,当前80.3%的工业企业订货处于“正常水平”(53.7%)或“高于正常水平”(26.5%),比一季度提高1.7个百分点,说明市场处于温和回暖的过程。二是一年多来城乡居民收入的持续较快增长对消费的促进作用正在显现,比如尽管北京等部分城市对汽车消费采取了限制措施,上半年汽车产销仍出现稳步增长势头,服务性消费增长也比较明显。三是上半年货币政策的持续微调以及积极财政政策力度的加大,其滞后的政策效应将在三、四季度逐渐显现。四是随着房价的下跌,房地产市场出现回暖现象,其对相关产业链的带动将会是明显的。

(来源:2012-07-16 人民日报 朱剑红)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2009-2019.企鹅体育app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辽ICP备08101217号 网站管理
公司总部:西安市高新区锦业路绿地领海A幢12504室 电话:029-68902923 传真:029-68902922
大连公司地址:大连市高新园区黄浦路909C 电话:0411-86649777 传真:0411-86649885